气候债券博客

由 Lily 于 2017-11-18 发布

国家开发银行发行首只获气候债券标准认证的绿色债券,带动全球发行量突破1000亿美元。

由 Lily 于 2017-11-01 发布

全球最大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发行首只绿色债券,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获认证绿色债券。

由 Lily 于 2017-09-05 发布

全球绿色债券市场正在快速增长,但是所调动的资本远不足以支持全球向低碳经济过度的融资需求。 

由 Lily 于 2017-08-26 发布

由气候债券倡议组织及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共同编撰,聚焦2017年上半年中国绿色债券市场,提供全球最大绿色债券市场的进展。

 

由 Lily 于 2017-07-25 发布

今年6月,全球领先的水力发电运营企业中国三峡集团在离岸市场发行了一只绿色债券,规模为6.5亿欧元,募集资金会投放到两个位于欧洲的风电项目。该发行吸引了全球多个国家的投资者,获得3.1倍超额认购。这只绿色债券除了为发行人带来价格优势外,也会为环境带来正面影响。

这只债券符合气候债券标准风能行业标准的要求并获得认证,这标志着其低碳性质获得国际认可。

中国三峡集团发行的7年期欧元绿色债券,在爱尔兰交易所的全球交易市场上挂牌。基于其国有企业背景,这只债券分别获得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和惠誉的授予A1/A+信用评级,票面利率1.3%。安永为这次发行提供了第三方核查并出具核查报告。

其实,绿色债券市场对于中国三峡集团并不陌生。从去年以来,该集团已经先后于在岸市场发行了60亿人民币绿色企业债,以及20亿人民币的绿色中期票据。

这是中国三峡集团首单在离岸市场发行的绿色债券 
它是紧接着之前金风科技、农业银行、吉利集团和中国银行 “走出去”步伐的,参与到国际绿色债券市场当中的中国发行人。过去两年以来,中国绿色债券发行人的离岸发行量已接近60亿美元 (约人民币405亿元),而在岸发行量则超过410亿美元 (约人民币2,773亿元)。

由 Lily 于 2017-06-30 发布

5 月焦点:走向 “气候智慧型” 的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更多大型发行人参与中国绿色债券市场
 
绿色债券市场发行人进一步多元化,5月份,墨西哥和巴西市场动力增加,也有更多来自中国的大型发行人参与市场,令整体债券发行量继续可观。全球绿色债券市场本月亦喜迎新成员,台湾监管机构出台绿色债券监管框架后,台湾已有4家银行率先发债,用于支持符合国际标准(包括气候债券标准)的绿色产业项目。此外,国际市场上多个市政府相继发行绿色债券,瑞典已经成为继美国后第二大的绿色市政债的发行大国。
 
*调整内容格式:
全球绿色债券市场愈见活跃,债券发行渐趋频繁,由本期回顾开始,为了方便读者们一手掌握全球绿色债券发行的最新动态,我们在内容格式上作出优化,只对新发行人的绿色债券或全新绿色债券发行计划作出分析,至于多次发行人在现有绿色债券发行计划下的重复发行活动不再赘述。

由 Lily 于 2017-06-30 发布

5 月焦点:走向 “气候智慧型” 的旧金山湾区捷运系统,更多大型发行人参与中国绿色债券市场
 
绿色债券市场发行人进一步多元化,5月份,墨西哥和巴西市场动力增加,也有更多来自中国的大型发行人参与市场,令整体债券发行量继续可观。全球绿色债券市场本月亦喜迎新成员,台湾监管机构出台绿色债券监管框架后,台湾已有4家银行率先发债,用于支持符合国际标准(包括气候债券标准)的绿色产业项目。此外,国际市场上多个市政府相继发行绿色债券,瑞典已经成为继美国后第二大的绿色市政债的发行大国。
 
*调整内容格式:
全球绿色债券市场愈见活跃,债券发行渐趋频繁,由本期回顾开始,为了方便读者们一手掌握全球绿色债券发行的最新动态,我们在内容格式上作出优化,只对新发行人的绿色债券或全新绿色债券发行计划作出分析,至于多次发行人在现有绿色债券发行计划下的重复发行活动不再赘述。

由 Lily 于 2017-06-21 发布

中国的绿色债券正在快速增长,监管框架也在随之完善

我们最近留意到国际市场上对于中国绿色债券质量的一些关注和疑惑。
 
从更广的角度看,这些疑问不局限于中国绿色债券,而是涉及到所有的绿色债券,并且早在 2008 年企业绿色债券出现时就一直存在至今。正如气候债券倡议组织一直强调的,为了确保绿色债券市场的健全发展,监管与检查的过程是必要的。
 
除了投资者普遍关注的绿色债券质量、风险和回报之外,对于中国绿色债券市场,投资者是否还需要担忧其他问题呢?

对于绿色的不同定义——这是全球市场共同面对的问题
目前,不同市场存在着不同的绿色定义。
 
举例说,最近西班牙国家石油公司 (Repsol) 根据绿色债券原则 (Green Bond Principles, GBP) 的绿色定义发行了一只债券,然而因其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能炼油厂的能效改善,并非所有投资者都认为该债券是绿色的。这只债券也并不符合气候债券分类方案 (Climate Bonds Taxonomy) 的绿色定义,且未被纳入彭博和其他绿色债券指数的统计数据中。
 
同样地,在中国,也有些领域虽然在国内被视为绿色,例如高品质运输燃料生产 (汽油和柴油) 和煤炭清洁利用,但这些领域并不被国际投资者所认可。